全小说 > 摄政大明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摄政大明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1109章.狗咬狗(三).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s.net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s.net (全小说无弹窗)
  爱去小说网,最快更新摄政大明最新章节!
  ……
  ……
  “周首辅,太子殿下又闯祸了,这一次……您救他还是不救?”
  听到赵俊臣的询问,周尚景看似昏花的老眼认真观察了赵俊臣片刻,满是皱褶的老脸上随后就闪过了一丝笑意。
  但赵俊臣却说不清楚,这丝笑意究竟是出于讥讽还是赞赏。
  接着,周尚景慢悠悠的说道:“这件事情涉及到了储君与藩宗,又是这般影响重大,一切都要看陛下的态度,我等外臣并不方便发表意见,老夫的想法也并不重要……俊臣你只怕是问错人了吧?”
  赵俊臣的态度依旧恭敬,道:“若是陛下他心中早有定计的话,咱们这些外臣自然是说不上话,但晚辈寻思着陛下如今只怕是心中还有犹豫,这般情况下您的态度自然就是举足轻重了……而晚辈自然也要与周首辅您步调一致也行!”
  周尚景依然是似笑非笑,道:“俊臣要与老夫步调一致?俊臣是希望老夫能与你步调一致才对吧?
  要说陛下他目前心中还有犹豫,老夫也许还信,但俊臣你应该是心中早有定计才对,又何必假意征询老夫的意见?恐怕……俊臣你征询老夫的意见是假,实际上只是为了试探老夫对于七皇子的真实态度,对吧?
  毕竟,现在有很多人蠢蠢欲动,想要趁机一举确定储君废立之事,把太子赶下台、扶七皇子上位……所以,老夫若是不希望七皇子上位,就一定会选择出手维护太子,是不是?”
  听到周尚景的反问,赵俊臣心中闪过一丝尴尬,只觉得自己与这只老狐狸玩心计果然是不容易,竟是这般轻易就被拆穿了真实想法。
  但表面上,赵俊臣则是神态不变,厚着脸皮继续说道:“周首辅哪里的话,晚辈只是尊重您的意见罢了。”
  周尚景轻轻摇头,突然话锋一转,缓缓道:“老夫的年纪大了,精力大不如前,许多时候也没心力与人打机锋了!其实,今天若是你没有主动来寻老夫谈话,老夫也会主动寻你谈话,如今周围没有旁人,咱们二人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吧。”
  周尚景的语气平淡,但隐隐间却又蕴含着一丝前所未有的肃穆与警告之意,这般态度对于周尚景而言可谓是罕见至极。
  察觉到这一点之后,赵俊臣的表情也是愈发严肃,垂头道:“还请周首辅教诲就是。”
  周尚景再次的深深打量了赵俊臣一眼,缓缓道:“事实上,老夫对于七皇子上位的事情,确实是心中存有忌惮,而老夫会有今日这般态度,则全是因为俊臣你的不断引导,当初若不是因为你的意有所指,老夫也不会怀疑七皇子的心性,这段时间以来更不会与他刻意为难、阻他上位!
  而太子他在洛阳城所闯下的那些乱子,其实也是因为俊臣你看准了这一点,明白老夫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太子下台、任由七皇子上位,所以你才会刻意纵容太子胡闹生事,对不对?
  你就是算准了,哪怕是太子他搞出乱子,老夫出于大局考虑、也会被迫与你一同出手保全太子!所以,有了老夫与你联手,太子就算闯出再大的乱子,也能暂时稳住储君之位,对不对?
  呵!只要是看穿了一个人的想法,拿捏住他的必救之处,就可以驱使此人为你所用了,这般情况即使是老夫也不能例外,当真是好手段!
  而你本人,则不仅能趁机进一步打击太子的自信,还可以加深太子对你的依赖,从今往后就能让太子对你言听计从,对不对?”
  周尚景的语气依然平淡,但他一连串的质问,却是让赵俊臣有些无所适从,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。
  在此之前,周尚景面对赵俊臣之际,不论是心中藏有怎样的想法,表面上总是会摆出一副宽容长者的模样,一向是态度温和,语气也从来都不会过重,而今天的周尚景则是截然不同,不仅是直接拆穿了赵俊臣的小九九,而且还充满了警告与敲打之意,竟是完全不留情面。
  赵俊臣表面上沉默不语,心中则是急速思考,暗暗想道:“周尚景今天为何会摆出这般态度?当真是前所未见!难道说,是我的某些做法,已经触犯到了他的逆鳞?但我所做的事情太多了,又究竟是哪件事情招来他这般不满?
  应该不是我利用他出手维护太子地位的事情,周尚景沉浮宦海数十年,无论是主动利用他人、还是被迫受到他人利用,对他而言都是司空见惯之事!以周尚景的心胸,这般情况下只需见招拆招就是,就算一时吃亏今后也总能找回来,完全没必要斤斤计较……但除此之外,我近段时间应该就没有得罪他的地方了,当真是好生奇怪……”
  而就在赵俊臣认真思索之际,周尚景看到赵俊臣沉默不语,却是突然叹息一声,就好似是见到了家中的叛逆晚辈,语气中的锋芒稍稍收敛,但也变得更为语重心长,道:“俊臣,你是老夫很看好的后辈,你的心计与才能可谓是万中无一,老夫一向都是极为欣赏!
  按理说,像你这般前途远大的年轻人,老夫出于长远考虑,早就应该在你身上押注了,再考虑到老夫很快就要告老还乡、远离庙堂,甚至还应该与你联手协作、势力融合,让你成为老夫的接班人……但事实上,老夫却一直都对你敬而远之,你认为是何缘故?”
  听到这里,赵俊臣又是一愣,却是万万没有想到,周尚景心中竟然还考虑过合并双方势力、让自己成为接班人的想法!
  也正是因为心中过誉震惊的缘故,赵俊臣竟是一时间忘记了回答。
  见到赵俊臣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,周尚景却是不以为意,而是抬手指了指赵俊臣的胸口,凝声道:“这是因为,你的野心太大、想到就要做到,更还没有分寸!重点是没有分寸!
  野心太大没有问题,这世上有野心的人太多了,但他们都缺乏实现自身野心的能力!但你不同,因为你的能力太强,总是想到就要做到,只要寻到一个目标,就一定会制定计划、逐步达成目的,也总能寻到突破口、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,化不可能为可能!
  若只是如此的话,还能算是你的优点,但你不懂克制、没有分寸!你想要抓在手里的东西太多了,但你又有几只手?更何况,有些东西原本就不应该是你有资格拥有的,但你依然是妄想抓在手里,却从来都不会考虑这般做法的严重后果!
  这个世界,从没有任何人能够控制一切、占尽便宜!机关算尽之辈往往都是下场不堪!当年吕不韦是何等的权势滔天、才华横溢?他自以为控制了始皇帝,结局如何?前朝张居正可谓是刚柔并济、手段高绝,他也自以为控制了神宗皇帝,结果又是如何?
  前车之鉴,俊臣你应该心中有数!对于我等臣子而言,张驰驾驭、因势推移,方才是立足长远的正途!”
  周尚景的这些话,颇有些推心置腹的意思,赵俊臣听完之后再次陷入沉默。
  与此同时,赵俊臣也终于明白,周尚景究竟是为何而不满了。
  洛阳城这段时间所发生的种种事情,表面上只是太子朱和堉与福王一脉的冲突,但实际上赵俊臣、周尚景、朱和坚三人皆有暗中推动,河南巡抚张博真乃是周尚景的心腹门人,若不是他的全力支持,太子朱和堉也无法迅速平定福王府的那场流血冲突,进而是囚禁藩王、用刑宗亲。
  所以,对于洛阳城所发生的事情,昨天不仅是赵俊臣与朱和坚二人收到了详细情报,周尚景也同样是收到了最为详尽的情报——他们三人所收到的情报,较之于德庆皇帝所收到的那份密疏还要更为真实详细。
  也正因为这般缘故,周尚景从他所收到的情报之中,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件事情,那就是——赵俊臣看似是派出幕僚辅佐太子朱和堉做事,但实际上则是暗中鼓动太子朱和堉闯出乱子,而赵俊臣自己则是随后出手收拾乱局,进而是打击朱和堉的信心、增强自己对于朱和堉的影响力!
  简而言之,就是想要驯化太子朱和堉!
  赵俊臣想要驯化一位储君、未来皇帝,这般做法显然是引起了周尚景的强烈不安!
  赵俊臣从前的所作所为,还可以解释为自保之举,为了避免自身鸟尽弓藏的命运,无论是结党营私,还是渗透朝野,都还在周尚景的容忍范围之内。
  然而,赵俊臣若是想要操控储君太子、未来皇帝,这件事情的性质就截然不同了!
  按照周尚景的说法,就是赵俊臣野心太大,而且不懂克制、没有分寸。
  毕竟,皇帝乃是天下至尊,再是何等精妙的操纵手法,也只能控制一时,绝不可能控制一世,等到被操纵的皇帝回过味来,必然是猛烈反弹,然后就是一场滔天大祸!
  若是这场灾祸只是针对于赵俊臣一个人,周尚景十有八九也不会理会,但周尚景遍读史书之后,却是深知盛衰兴废之理,也很清楚赵俊臣这般野心所带来的严重后果!
  无论是吕不韦、还是张居正,他们都妄想控制一位皇帝,最终不仅是功败垂成、不得好死,更还牵连了无数官员,整个臣权都因为他们的野心而受到重创!
  更何况,吕不韦、张居正等人的功败垂成还算是好的,实际上历史上也曾有人成功过,譬如说王莽、譬如说董卓,但结果往往是更为严重,稍有不慎就是天下大乱!
  在周尚景看来,这件事情的性质太过于严重,所以他才会一改常态,直接开口敲打警告。
  想明白了周尚景的深意之后,赵俊臣再次的沉默良久,然后就向着周尚景躬身一礼,语气真诚的说道:“其实,晚辈这段时间也经常有过自省,认为自己从前的做法确实是有些机关算尽了,也认为自己应该多学学周首辅您的大智慧,但自己的反省终究太浅,不似周首辅的当头棒喝这般深刻!还望周首辅放心,晚辈今后一定不敢再有僭越,必然是谨记‘分寸’与‘克制’这四字。”
  赵俊臣的态度诚恳,好似是认真反省,但他城府太深,心中真实想法究竟是何,却任谁也说不准。
  周尚景深深打量了赵俊臣一眼,决定先是听其言、观其行,点头道:“希望你是真的明白了,还望你好自为之吧……
  还有,你此前的猜想没错,今天早朝开始之后,一旦是陛下提及洛阳的事情,老夫将会全力保全太子,尽量拖延储君废立之事,到时候你配合老夫行事就是,你我二人联手的话,应该能拖延一段时间。在老夫看来,目前还不是七皇子上位的好时机。”
  “晚辈自当是以周首辅马首是瞻!”
  听周尚景终于回应了自己最初的试探,赵俊臣也连忙是开口答应。
  随后,眼看着朝会召开的时间已是临近,赵俊臣就向周尚景告辞离开了。
  看着赵俊臣离去的背影,周尚景轻轻摇头,喃喃自语道:“现在的年轻人,一个赛一个的胆大妄为!赵俊臣是这样,七皇子是这样,太子也是这样!还有那个李纯臣……
  但偏偏中生代受限于能力不足,无法与这些年轻人相争,也无法压制他们的乱来!但许多时候,能力越强之人所带来的灾难也就越大,平庸之辈反而是人蓄无害……
  大明江山就这样直接交给年轻一辈,当真是令人心忧!有些计划,老夫必须要抓紧时间了……”
  说话间,周尚景轻轻摇头、神情复杂。
  另一边,赵俊臣转身离开之后,表情也同样是有些复杂,暗暗想道:“周尚景当真是眼光老辣,我驯化太子朱和堉的计划不过是刚刚开始、只是稍有一些苗头,就被他看穿了根底,还受到了警告,让我好生尴尬,许久没有被人这般劈头盖脸的敲打了……
  不过,周尚景也确实担得起‘老成谋国’这四个字,以封建时期的臣子标准来看,他无疑是值得敬佩的,但也仅此而已罢了……
  驯化朱和堉对我而言,从来都不是最终目的,我也从未妄想过操纵朱和堉一辈子,又或者是利用这般手段来权倾朝野,这只是整个计划的一环罢了!
  但如今既然是已经被周尚景看出来了,今后做事就必须要愈发隐蔽了,我目前还承担不起周尚景翻脸的代价……”
  暗思之际,赵俊臣已经返回到了“赵党”众官员的身前。
  在“赵党”众人的征询目光之下,赵俊臣对于周尚景刚才的敲打警告绝口不提,只是说道:“周首辅已经决心要出手保全太子殿下,这般态度正合我意,咱们接下来将是与‘周党’联手行事。”
  赵俊臣的话声刚落,就听到午门之上响起钟声,今天的这场朝会也终于拉开了帷幕。
  ……
  ……